拼布材料 美學反思2-2-為什麼要騎青牛出關

中國時報【羅青】

老子認為,理想中的漁獵採集社會,說不定還找得到。於是騎著代表漁獵採集社會的「青牛」,毅然離開中原,離開高級富裕農業社會,去尋找他心目中的烏托邦。

如果我們以上引第八十章為核心,採取「賦比興」的「興」式對照法,來閱讀全文僅有八十一章的《道德經》,也就是從第一章到八十一章,逐一與核心的「小國寡民」平行對照而讀,便可發現《道德經》全文的寫法,是以「小國寡民」一章為圓心,讓其他所有的章節,圍而繞之,不斷與圓心對照,反覆說明老子反對物欲橫流農業社會的政治立場。

由是可知,老子出關的主要目的,是為了「見周之衰」,放棄每下愈況的「農業社會」,毅然「騎青牛出關」,回歸充滿生機的「漁獵採集社會」,臨去留下的《道德經》五千言,明白表示反文字、反征戰、反科技、反交流的主張,是他最「激烈的政治宣言」,充滿了對高級農業社會未來的警告與預言。

《史記》云:「老子者,楚苦縣厲鄉曲仁裡人也。姓李氏,名耳,字聃,周守藏室之史也。」《漢書.張蒼傳》則說:「老子為柱下史」無論是「守藏史」或「柱下史」,都是周朝的史官,掌管周室歷史,對周朝農業社會發展史,當然瞭若指掌。

我們知道,從距今一萬年前新石器時代開始,農業文明開始在中東兩河流域急速發展,至公元前五千年到二千年之間,發展成熟。興起於公元前一千多年的周代,雖然起步較兩河流域稍晚,但此時也正好處於農業社會發展興旺的階段。比起有長達三百萬年發展史的舊石器時代漁獵採集社會,僅有一萬多年歷史的農業社會,在生存經驗與人生智慧的累積上,可能要相形見絀。

生活於公元前六百年的老子(571~500B.C.),掌管歷代祖宗遺留下來的各種史料,對周朝前五、六百年的農業社會發展史,當然知之甚詳,對公元前一千三百年盤庚遷殷後,走向精耕的高級農業社會之變化,當有深刻的認識。通過與漁獵採集社會所遺留下的智慧經驗對照相比,老子洞悉了擁有巨大糧倉的精耕高級農業社會之各種問題與弊病,並對回歸古代漁獵採集社會,有著無限想往。漁獵採集社會的生活方式是採集遊牧混合的,其農拼布包包業也是游耕法,從甲骨文中可知,牛的馴化,在公元前四千年就開始了,是漁獵採集社會中的主要家畜之一。

《道德經》從第二章開始,便逐章對精耕或富裕農業社會的各種現象,痛加針砭,認為這種農業社會,鼓勵區別「善惡」、「美醜」、「難易」、「高下」、「長短」的觀念,不如漁獵採集社會「使民無知、無欲,使夫智者不敢為也。為無為,則無不治」。老子痛切的認為,富裕農業社會大力提倡「難得之貨」、「可欲」、「富貴」、「金玉滿堂」、「五色」、「五音」、「五味」、「馳騁畋獵」,會「令人心發狂」;更指出「多藏」、「伎巧奇物」便會造成「法令滋彰」、「大費」,同時孳生「自矜」、「尚賢」、「慧智」、「仁義」之心,最後導致「利器」、「佳兵」、「爭伐」出現,直接把人民引導到盜賊戰亂上去。在《道德經》五十三章中,老子乾脆直接開罵:「大道甚夷,而人好徑。朝甚除,田甚蕪,倉甚虛。服文彩,帶利劍,厭飲食,財貨有餘。是謂盜夸。非道也哉。」

根據晚近文化考古學者發現,漁獵採集社會聚落,人口長時間維持在數百人上下,婦女哺育幼兒至五、六歲,這樣長時間的哺乳,造成受孕困難,形成了一種自然避孕法,可以避免聚落人口過分膨脹而無法養活。此時,人們已知發展養狗及耕牛等家畜,從事初級農業耕作,但卻沒有糧倉的設立,顯示大家財富相當有限,無有貧富不均的現象,更沒有盜竊或豪奪的問題。至於漁獵採集社會的聚落與聚落之間,也刻意保持距離,各有各的採集範圍,互不侵犯,老死不相往來。

到了公元前一萬年,農業社會出現,漁獵採集社會的遊牧燎荒式耕作,慢慢發展為定點擴張的精耕細作,糧食產量大增,大小糧倉不斷出現,造成了「高級富裕農業社會」的出現。「糧倉」是財富權勢的象徵,是導致人們追求「難得之貨」、「可欲」、「富貴」、「金玉滿堂」、「五色」、「五音」、「五味」的直接源頭,也是「法令滋彰」、「忌諱」及「爭伐」的間接原因,更是培養「聖賢」、「盜賊」、「仁義」、「大偽」、「寵辱」的最佳溫床。

為了獲得更多更大的財富權力,土地的開發與兼併,便越來越迅速密集,糧倉也越建越大,貴族富豪與僕人奴隸越來越多,無需耕作的專業武力隨之而起,社會階層的劃分也就越來越嚴密,婦女哺乳期不斷縮短,奶媽、多妻與奴僕的興起,導致人口快速增加。於是,「足食。足兵。民信之矣。」(《論語.顏淵》)便成了治理「高級富裕農業社會」的首要任務。

為了控管日益複雜國政,不得不加強文書的流通與政令的宣導,文字語言的普及教育,便隨之而來,教育越發達,智巧之設就越多,巧取豪奪一旦流行,戰禍自然就接連不斷。於是被視為戰爭利器的「馬匹」(出現於商代晚期)與「兵法」(《軍志》、《軍政》等兵書出現於春秋戰國之前),便應運而生。戰略戰術、戰馬戰車的廣泛運用,擴大了戰爭的規模,名將、名臣、名主紛紛出來爭勝稱霸,造成了「聖人不死,大盜不止」(《莊子.胠篋篇》)的局面,萬惡的高級富裕農業社會,在「秦將白起坑殺趙卒四十萬」(公元前262年)的哀哭中,以人間地獄的方式全面出現。老子理想中的漁獵採集社會,在中原遭到徹底的驅除與毀滅。

公元前516年周朝王室內亂,典籍散亂流失,老子受到牽連罷官。老子既然「居周(富裕農業社會)之久」,又「見周(富裕農業社會)之衰」,知道這是時代的發展,大勢所趨,無法挽回,遂有去國(富裕農業社會)之行。孔子(551~479B.C.)曰:「道不行,乘桴浮于海」(《論語.公冶長》),認為陸地上,農業社會無所不在,無所遁逃。老子則認為,西出函谷,理想中的漁獵採集社會,說不定還找得到。於是老邁卻又反對使用「舟輿」的他,當然只有騎著代表漁獵採集社會的「青牛」,毅然離開中原,離開高級富裕農業社會,去尋找他心目中的烏托邦。

僅僅只寫了五千言的《道德經》,是老子出關前的「急就章」,也是他畢生思考所得,主張以「無為而無不為」的「道」為核心,勸人「見素抱拼布零錢包樸,少私寡欲」,最後「複歸於嬰兒」,裡面充滿了漁獵採集社會所留下的智慧與美學。

老子所謂的「道」,從美學上來說,就是「隨機應變自由有機的生命力」,而這「生命力」是「無為而無不為」的。因為凡有生命力者,必能隨機應變,才能達到「無為而無不為」這種境界:時機未到,生命力尚未應變,一切都在「無無為」狀態;而當時機出現時,萬事萬物中,有生命力者,便會立刻應變,乘機而起,便可「無不為」。

老子騎青牛出關,便是他生命力最徹底的發揮:以具體行動,實踐自己在《道德經》中的主張。以經書而言,五千言未免太短,但卻字字珠璣,句句精要,絕非徒託空言一紙,大話高頭講章,難怪歷久常青不衰,傳頌中外至今。

1A659E3DAE5C7515

廣告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連結到 %s